i59d36118ae62b429128261

我們都曾經初見某物就情不自禁的渾身雞皮疙瘩,於是我靈機一動把它當指標,得證此物上乘,以下是雞皮疙瘩男孩我掉滿地的雞皮疙瘩。

 

衛道份子請先站一邊,不管你對《花花公子》有什麼看法,至少對我們《FHM》來說,他們永遠是可敬的先輩。記得剛聽到創辦人Hugh Hefner過世的新聞時,我腳抖了一下,畢竟他是在作風保守的當年,性解放歷史的先驅,他實在豎立了太多典範。

 

而就在我想起了他說過的名言:「一日兔女郎,終身兔女郎。」之時,出現了七位前輩,她們是30年前的封面人物,這些偉大的女性,想用身體力行的方式紀念Hefner這句名言,由Ben Miller和Ryan Lowry操刀拍攝,她們在鏡頭前擺出當年的pose,兩相比較下,風韻猶存,依然性感的很。

 

豐滿,不管在哪個時代,都是一種讚美。Charlotte Kemp這組新、舊封面都充滿了豐滿的誘惑。

(1982年12月號封面人物Charlotte Kemp,由Ben Miller拍攝。來源:翻攝於網路)

 

《花花公子》不僅在當年成為性解放的重要一份子,更是少數跨出種族歧視的雜誌,1989年11月封面人物與1990年年鑑封面的Reneé Tenison,在當年是第一個登上年鑑的非裔美國人,在當時還引起軒然大波。

(1989年11月號、1990年年鑑封面人物Reneé Tenison,由Ben Miller拍攝。來源:翻攝於網路)

(1982年8月號封面Cathy St. George,由Ben Miller拍攝。來源:翻攝於網路)

(1990年4月號、1991年年鑑封面人物Lisa Matthews,由Ben Miller拍攝。來源:翻攝於網路)

(1979年12月號封面人物Candace Collins,由Ryan Lowry拍攝。來源:翻攝於網路)

(1978年11月號、1979年年鑑封面人物Monique St. Pierre,由Ben Miller拍攝。來源:翻攝於網路)

(1988年1月號、1989年年鑑封面人物Kimberly Conrad Hefner,由Ben Miller拍攝。來源:翻攝於網路)

 

這是物化女性嗎?我只有看到你情我願,就像第一個上年鑑封面人物的Reneé Tenison說的一樣,「你有權對我指指點點,那我就沒有權利做自己想做的事嗎?我說我想拍裸照,我就有權利拍裸照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