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rer22

前無綫新聞女主播陳嘉倩早前被指與「案底男」陳志遠拍拖,之後火速換畫約新歡「嫩版袁偉豪」拍拖,連串報道指陳嘉倩「姣搶男友」、「錯上賊船」等,又有疑似她向陳志遠箍煲的短訊曝光。

陳嘉倩在社交平台發長文,表示多個報道不實,緋聞出街後長達半年來被人不斷要脅及威嚇,現已報警處理。她稱:「於所有新聞最初出的一刻,我震驚,亦很快下了決定,再提出分開冷靜,期間沒有苦苦哀求。怎料提出分開後,就收到不斷的威嚇、滋擾,亦有人揚言要每天跟蹤我,我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,今天才站出來,將所有對我的威脅行為報警備案,並希望造謠者能停止。」陳嘉倩坦言從來都不是甚麼BB、女神,現在只想拿回一個普通女孩的清白。

陳嘉倩全文如下:

才踏入2018,不知時運低還是甚麼,先後連續當了幾篇娛樂新聞主角。偏偏這一連串的報導矛頭都是指向我。我知道有人存心向傳媒放所謂的料,甚至不斷要脅及威嚇我。在這段時間內我突然經歷了被傳有喜、被人趕出家門、密會陌生男子、姣搶男友等惡名。一個星期未夠,我經歷了常人的十年。如果拍成電影,劇情絕對曲折離奇過至今我看過的任何電影。不是嗎?這邊殺出一個「閨蜜」,那邊一張鞋單泄密「爆料」我有喜,今日又不知哪裡衝個女士出來對我作淚的指控。我要澄清,與陳先生交往期間,我完全不知道有這樣一位「女友」存在。

我不斷同自己講要淡定要冷靜,清者自清,總之不去看不去聽不去辯,謠言自會不攻自破,但這談何容易?口講不介意,其實最介意。實情你我都知道清白對一個女孩何其重要。我陳嘉倩重申一次,這一連串新聞都屬不實報導。我不會讓自己陷入羅生門,更不會搬出任何照片及斷章取義的對話紀錄,因為我已將這半年來我所受的滋擾及威嚇交由警方處理。

於所有新聞最初出的一刻,我震驚,亦很快下了決定,再提出分開冷靜,期間沒有苦苦哀求。怎料提出分開後,就收到不斷的威嚇、滋擾,亦有人揚言要每天跟蹤我,我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,今天才站出來,將所有對我的威脅行為報警備案,並希望造謠者能停止。我不怪那位哭泣的女士,更不怪這一連串新聞背後的造謠者,我只怪自己當初沒有帶眼識人。

大家認識我是從電視新聞開始,主播生涯後,我決定重返校園,本以為生活會再次歸於平靜。始料未及的是離別了這個框框,竟是跳入另一個框框。我的私人生活、社交圈子和工作都被搬上雜誌封面,我更成為了別人的飯餘話題。以前我從事新聞行業,明白真確性是新聞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基石,所以做採訪工作時必定認真核實消息來源,保證新聞可信性。但娛樂新聞報導裡,很多只有模糊的消息來源,「有傳⋯⋯」、「網民爆料說⋯⋯」、「據知情人士透露⋯⋯」,然後任君大肆臆測,化個淡妝就成了「不修邊幅」、跟異性朋友去飲宴就是「冧新仔」,然後隨便作個總結。這些搶眼的標題的確能抓住讀者眼球,但有多少內容被認真核實過?

娛樂新聞的責任真的只剩下娛樂讀者這個目的嗎?

沒有人會喜歡被偷拍,突然成為這些揭秘式新聞報道的主角,我感到很大壓力,個人行蹤及生活無故被數以萬計讀者知道、個人清白被污蔑、家人要承受別人閒言、朋友被冠上大大小小花名等,這一切太突如其來。我相信站在不同立場會有不同想法,先不說偷拍文化是否影響了媒體價值,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,就是就道德立場而言,為了點擊率及讀者量而窺探揭露再扭曲是非,真的會陷人於不義。說白點,你要娛樂他人可以,但不要勉強別人陪你。

我從來都不是甚麼BB,更不是甚麼女神,現在只想拿回一個普通女孩的清白。

2017已完結了,縱然遇上很多荒誕事情,慶幸還有不少好人好事調劑。離開舊工作崗位,跳出舊框框,重返校園,回電台開咪,講自己所關心的環保議題。

2018, 我仍然是那個對傳媒行業抱有熱誠的陳嘉倩。希望一切是非止於智者,我會好好專注學業和盡情享受久違了的校園生活。唯望歲月靜好,各界朋友給予我更多空間去過我想過的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