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事

老婆發現我外面有「小三」後哭暈了,女兒面無表情說了「一句話」…瞬間害怕到整晚沒睡:好後悔!

1581059228-2108-focus-photos (1)
1581059228-2108-focus-photos
當初妻子是經過朋友介紹認識的,第一次見面時,我們就對彼此有好感,她看上去溫柔賢慧
而我也給她忠厚老實的印象,我們就順理成章的戀愛、結婚、生子。雖然妻子的工作也很,但她仍然把生活規劃的井井有條,完全不用我操心,
這個家全都是妻子一個人在忙,朋友都說我有個好媳婦,我也樂呵呵地接受。

1581059227-2992-0900-cv3tv

(示意圖)

那時候,我也是個標準的好男人,每天在家和單位兩點一線奔波,每月按時把工資交給妻子,兢兢業業養家餬口。
妻子不僅會持家過日子,而且燒的一手好菜,女兒調皮可愛,是我和妻子的心頭肉,日子就這樣過的平靜而溫馨。

直到我的工作被不斷的認可,職位越升越高,私慾開始慢慢膨脹。 家裡有妻子操持家務,我將所有的心思都撲在了工作上。

1581059228-5324-0902-TVDgV

(示意圖)

隨著我的工作慢慢被領導認可,我的職務也升了。時間長了,找我辦事的人越來越多,我的應酬也每天不斷,

每次我給妻子打電話告訴她我不回家吃飯,她總會囑咐我少喝點,每次我到家還給我準備熱湯。

一次應酬,我遇到了芬,一個離異的女人,比我小8歲,因為工作的原因我們經常接觸。
後來我聽說芬和她老公離婚是因為她和她婆婆積怨太深,導致夫妻感情破裂。時間長了,也常聽芬提起她的婆婆是怎麼刻薄的對待她。

聽著她淚如雨下的哭訴,我從心裡對這個不幸的女人,充滿同情。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,我發現我喜歡上了她,相對於妻子來說,
她年輕,會保養,時尚,漂亮。並且我發現芬對我也有好感。就這樣,我和她在一起了。

1581059228-2535-0904-GDMkW

(示意圖)

剛開始,芬說她不要名分,只希望能跟我在一起。

我也竭盡所能對芬好,為了陪她,我編造各種理由欺騙妻子,但是妻子從來不多問一句,每次我一回到家總是極盡丈夫和父親的責任。
可是,時間長了,我的心裡難免會對妻子產生愧意。

有一次我半開玩笑的問妻子,「我出去應酬你就這麼放心?」
妻子笑笑說,「都老夫老妻了,我還能不相信你?」按說有了妻子的這句話,我應該心存悔意、有所收斂才對,但我卻鬼使神差地更加猖狂。
有時候還會以加班為由徹夜不回。這樣的日子過了半年多,芬開始對我非常依賴。

有一年的年三十晚上,我們一家人正圍在一起包餃子,我的手機突然響了,一看是芬,我就接了。
電話那頭的她好像是喝多了,含糊不清地說要我馬上去見她,她覺得很孤獨。

1581059227-9647-0906-f03dr

(示意圖)

我的憐憫之心油然而生,我跟妻子和父謊話說單位同事出了點事,我必須馬上去看看。我趕到芬的住處,她一個人吐得滿屋都是,
抱著我的脖子就不再放手。要我留下來陪她過年。放在平時還好,可這大過年的,我怎麼能陪她?

安撫半天她也不肯放我走,我急了,對她發了脾氣。見我發了火,她好像也清醒了很多。開始對我破口大罵。
並且說如果我從這裡走出去,她就死給我看。我被她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手段逼急了,跟她說愛怎麼樣怎麼樣。

沒想到她像瘋了一樣朝我撲來,在我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,直到咬出血,她才鬆口。我甩門而去,對她說,如果她敢鬧,後果自負。
過年期間,我故意把手機調到靜音,看到芬發來的一條條簡訊,有威脅、有祈求,我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。
儘管我盡力隱瞞,但是肩膀上的咬痕卻被妻子發現,一切就這樣爆發了。

1581059227-4904-0911-brrgR

妻子哭著說,「家務我做,孩子我帶,老人我管,你為這個家盡過什麼責任?你憑什麼這樣對我!」妻子哭得暈了過去,癱軟躺在床上。

這樣的場景把我嚇得半死,趕快撥打電話經過急救,妻子緩過氣來,卻不肯跟我說一句話,看著妻子這樣,我心裡難過極了。
很快,家裡的老人知道了這件事。父親對我說,

「想不到你為人子,為人父,為人夫,竟然還能做出這樣的畜生不如的事來,還有心在外養了個小的,這是個有良知的人會做的事嗎?
你弄到這個地步是要先離婚再結婚?!」

我說,「爸,絕不可能離婚,我不會這樣做。」「那你打算怎麼辦?」
父親逼問道。我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回答。父親嚴肅地對我說,「我們這輩子就認這麼一個兒媳婦,別人誰也別想進我們家的門!」

於是,我開始躲著芬,不接她電話,不回她簡訊,沒想到她氣勢洶洶地到我們單位大腦了一場。
很快,同事們開始在我的背後指指點點,領導也對我有了意見。原本近期有一次升職的機會,但是因為芬到單位鬧的這一出,我的前途也變得渺茫起來。

1581059227-9612-0912-gJX7J

妻子被氣的大病一場,不肯跟我多說一句話。就連平日愛找我撒野的女兒也用仇恨的眼光看我。
我本想找女兒好好談一次,告訴她是爸爸錯了,是爸爸對不起媽媽。沒想到女兒面無表情地對我說了句,

「你記住,我恨你!你最好祈禱我媽沒事,不然我讓你跟那個壞女人一天好日子也不成。」

看著平時乖巧的女兒變得這麼可怕,我的心好痛,我害怕的整晚沒睡。

時間拖了一年多,我考慮再三,和芬徹底斷絕了往來。芬和我要的15萬損失費還有一半是父母給我的。
他們說,「你能迷途知返,這些錢我們願意出!」這話說的我無地自容。

妻子看在孩子和老人的份上,不再跟我提離婚的事情,日子看似恢復平靜,但在平靜的表像下,我們一家已經沒有了往日的快樂。
妻子對我基本無話可說,不管我怎麼表現,她對我都視而不見。

不過,這個家庭我決不放棄,我想對妻子說,我愛你,我會用後半輩子補償。

Close
x
搜尋